吴经国 奥林匹克情结 天津情缘

天津网  2011-11-4  浏览量:840

  

  吴经国,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国际拳击联合会主席。2009年9月,由他出资、筹划、设计、创办的天津大港奥林匹克博物馆建成。日前,由吴经国创办的天津萨马兰奇纪念馆也已经破土动工。
  吴经国曾是大学建筑专业的高材生,还是校园篮球场上的一员猛将,并且是校篮球队的队长,体育运动始终是他钟情的业余爱好。1988年,他当选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的委员。从此,他把自己的事业重心放在奥林匹克事业上。作为天津姑爷,吴经国昨天向记者讲述了他的奥林匹克情结。
  新报:为什么把奥林匹克博物馆和萨马兰奇纪念馆选择建在天津?
  吴经国:我的夫人祖籍在天津,我算是天津的姑爷,天津又是中国近现代体育与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之一,与奥林匹克运动有着百年渊源,在奥林匹克发展史上留下了丰富的文化和体育遗产。所以,我选择天津建造这座北方唯一的奥林匹克博物馆和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萨马兰奇纪念馆。此外,我在厦门也建了一所纪念馆,考虑的是厦门离台湾比较近,海峡两岸喜好体育的人都方便去参观。我真心希望更多的公众、特别是青少年有机会来此参观,深入学习、领会奥林匹克的精神与价值。
  新报:您在这里建这样规模的奥林匹克博物馆也是要下一番决心的吧?
  吴经国:是。首先是我有这么多的收藏品,从1978年参与做体育推广至今已经33了年,累积下来了很多的纪念品,每年的国际奥委会的年会呀,运动会呀,我收集了很多的纪念品,萨马兰奇和罗格给我们签过字的东西,我们还有“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的手稿,这在奥林匹克文献中是很重要的一件藏品。在这个馆一共有我的几千件藏品。这个馆经常接待学生和一些游客,大家对这个馆反响都挺好的。
  新报:这么珍贵的手稿,瑞士的奥林匹克博物馆为什么没有收藏?
  吴经国:他们也都知道这份手稿,但他们嫌贵,他们不买。我觉得我这个博物馆需要一件镇馆之宝,我就买过来了,收藏是要花很多钱的。此外,作为国际奥委会委员是不拿薪水的,只有这样国际奥委会才能保持超然独立性的角色,我们没有老板,我们就是老板,对自己的决定保持绝对的公开、公平性。未来体育的发展将肯定是自由、独立的,不受宗教和种族等问题的影响。自己这些藏品都是用我做建筑师赚的钱买来的。
  新报:请您介绍一下已开工建设的萨马兰奇纪念馆的情况?
  吴经国:因为这么多年的工作关系,我和萨马兰奇私交很好。他知道我酷爱收藏,所以生前就立下遗嘱把他的藏品都送给我。这些藏品总共有16400多件。这次萨马兰奇纪念馆也是由我设计,每当看到自己设计的博物馆或纪念馆落成,我有说不出的骄傲和兴奋。
  新报:您是怎样进入国际奥委会的?
  吴经国:很多机遇是不可思议的。我的前任、国际奥委会委员徐亨面临退休,需要找一个人来接替他,于是我被告知,要我来接替他。当时我正在沙特阿拉伯国防部任总工程师。
  新报:您进入国际奥委会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吴经国: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解决海峡两岸的体育交流问题。萨马兰奇在我当选的第二天,就把我和何振梁叫到他的办公室去。
  新报:请您谈谈两岸体育交流有什么新的发展?
  吴经国:因为今年有世界拳击锦标赛,跆拳道要备战奥运选拔赛。大赛之前,我们将中华台北选手送到大陆集训,希望他们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在网球、高尔夫球等单项比赛方面,两岸的顶尖选手今后可以多做一些互访交流和比赛,以吸引更多的两岸相关爱好者观看。此外,两岸可考虑采取合办篮球联赛、台湾选手参加大陆联赛等多种方式进行合作。
  新报:北京申奥时您也出了不少的力,这个过程您最难忘时刻是什么?
  吴经国:当萨马兰奇读到北京的那一刻,我与何振梁在莫斯科会场上激动地拥抱的场面吧。
  新报:您对这个博物馆的未来有一个什么样的设想?
  吴经国:奥运会4年才办一次,而这个博物馆是宣扬奥林匹克精神的一个园地。奥运会是一个点,博物馆是一条线,这条线串起一个个点。让我们知道奥林匹克是怎么来的。奥运会有开始,有结束,但博物馆永远没有结束,博物馆其实就是一场永不闭幕的奥运会。通过这些藏品,让那些没有经历过奥运会的人,让我们子孙后代都能感受到奥林匹克的精神和魅力。
最新图集
2016里约奥运官方海报发布 奥运火炬竟然可以这样传递 2016里约奥运奖牌、颁奖台、礼仪志愿者服装揭晓 里约奥运圣火采集成功 里约奥运会举行圣火采集仪式彩排 里约奥林匹克公园建成 将进行奥运会测试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