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同父子-对国际奥委会主席萨玛兰奇纪念文

  2010-4-21  浏览量:828

  

 

 

  萨马兰奇1920年7月17日出生于西班牙巴塞隆纳,是西班牙前驻苏俄大使、蒙古大使,1955年至70年担任西班牙奥委会副主席、主席,1966年进入国际奥委会,曾任执行委员、总礼宾官、副主席,于1980年继基兰宁爵士之后接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他从商的背景,让他对于经济事务和国际现势有着极为敏锐的判断和精准的决策,这项专长也带动他后来领导国际奥委会成功取得企业界赞助,并将奥运会推向史无前例的成功。而他特有的外交官背景,更造就他对国际政治的全盘了解。

  萨马兰奇主席和我有近三十年的交往,和他近距离的观察和认识,我深深感受到他绝对是一位富有高度智慧的“能者”。萨马兰奇终其一生致力于将体育超越政治、种族、宗教的藩篱的限制之外,其中“两韩”、“两岸”的体坛合作,就是他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任内的终极目标,政治与体育“相辅相成”,在此发挥得淋漓尽致。

  1981年创造了“奥委会模式”,技巧的容纳海峡两岸的共同存在,让中华台北得以在1976年加拿大蒙特娄奥运会退出奥运舞台后,重返奥运会场。 萨马兰奇更藉由和联合国的密切合作,发起奥林匹克和平协议,要求世界各国于奥委会开幕前一周到闭幕后一周,加上奥运会展开的十六天,在这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内,都必须遵守停战誓约(Olympic Truce),全世界各地仍有军事冲突的国家、地区,在这一个月当中,都必须放下武器、枪炮,停止杀戮,让世界部分地区的纷争,能在此刻获得暂时喘息。

  萨马兰奇的许多理念,透过其恢宏的气度和格局,陆续在其二十年的任期中一一实现。当然在他任期内,由于他对许多理念的坚持和行事作风,不满、反对他的个人、团体大有人在,但世界上对萨马兰奇的认知,仍将其比喻为是一位难能可贵的领导人、政治家、体育家、企业家的综合体。

  1980年莫斯科奥运期间,我开始和萨马兰奇认识,那时他刚当选主席,第一眼见到他,就为其意气风发的行事留下深刻印象。一直到1982年新德里亚运会、1983年年初于新德里召开的国际奥委会年会后,我开始和萨马兰奇主席有较多的接触和交谈,并建立深厚友谊。萨马兰奇当时告诉我,他的儿子小萨马兰奇和我年龄相仿,有一个女儿,他待我有着和自己儿子相处的亲切感;而内人刘馨也深获萨马兰奇夫人的喜爱,两人相处极为融洽。

  每一次和萨马兰奇相处,他都会相当有技巧的透过谈话和相处间了解我对奥林匹克的认知,以及对体育运动的执着与否。为了考验我的能力,他也常常会给我一些特殊的任务,并要求我在任务完成时亲自向他报告。 就像是1985年我率领我国女子篮球代表队,参加亚洲女子篮球锦标赛,获得第三名,并取得资格代表亚洲前往莫斯科出席世界杯篮球赛。他特别要求我在率队出访后,给他一份详实的报告。对于还在反共抗俄时代的台湾来说,第一支体育队伍来到苏联莫斯科,在国际体坛也是大事一件,萨马兰奇希望了解代表队出发前,我国政府的政策与态度;他更要了解苏联在当时是以何种态度接待我国代表队,有没有任何政治上的因素掺杂在里面。每次我给他报告后,他都会来信感谢并称许报告内容的详实。

  我想,别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在培养过程中,可能没有像我这么幸运得到国际奥委会主席格外的眷顾与磨炼的机会。这可能是他后来提名我担任委员后,甚至还专门出访大陆寻求支持,以确保我能顺利当选的主要原因。 我和萨马兰奇有过无数次在其办公室见面,每次见面他都会亲切的问及我的家人,包括我的太太和女儿,大女儿曾经学习法文,他们两人总喜欢用法文交谈,每次见面时他总将我女儿拥入怀中,亲切的拥抱,并鼓励她。

  1993年李登辉总统决定邀请萨马兰奇到台湾访问,并由我担任所有联系和接待。在他来访三天中,我就住在他隔壁房间,看到他对工作的认真与狂热,着实让我感动。他无论到世界各地旅行到何处,国际奥委会总部都会不停地向他传送世界媒体的各项信息。他一天中至少要接到五、六次传真,而他总是在看完传真后,立刻撕毁,如果是在车上看传真,他会将相关新闻让我过目,让我在看完后撕毁。身为一个国际级领导人,掌握全世界信息确有其必要,而这也是他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

  萨马兰奇主席曾经征询我在他退休后,由谁最适合接替国际奥委会主席人选;他也会问我对新任委员的看法和意见;国际奥委会重大改革提案,像是延长国际奥委会委员年纪等,他在事前,会征询我对重大事件的看法,他对我的信任,显现在许多方面。

  萨马兰奇虽主掌全世界体育龙头的重要地位,但自从他1980年当上国际奥委会主席以来,几乎放弃了家庭,平均一个月才选一个周末回西班牙巴塞隆纳,他在许多场合中表示,他是以办公室为家的人,每天最高兴的一件事,就是每天早上打开办公室的门。萨马兰奇长期住在瑞士洛桑的Lausanne Palace旅馆内,旅馆内有二个房间,一间卧室、一间客厅兼书房,他在这房间内足足住了近二十年。 事实上,他的生活也极为简单,饮食方面喜欢清淡,不喝酒、不抽烟,早睡早起,而他早睡早起习惯也是国际体坛所共知,每天晚上十点一定要就寝,通常知道他这项习惯的人,都不会安排太晚的活动。 2001年7月,萨马兰奇卸下国际奥委会主席职务,他21年来的任期之内对奥林匹克的改革建树有如“奥林匹克主义的再发现者”。

  在他90年的人生漫长岁月中对人类社会和平做出重大的贡献,也对奥林匹克的发展留下永久的遗产,我对他老人家的突然过世感到非常难过,将专程前往巴塞隆纳送他最后一程,并永远感念他老人家对我的恩情。

最新图集
2016里约奥运官方海报发布 奥运火炬竟然可以这样传递 2016里约奥运奖牌、颁奖台、礼仪志愿者服装揭晓 里约奥运圣火采集成功 里约奥运会举行圣火采集仪式彩排 里约奥林匹克公园建成 将进行奥运会测试赛